总浏览数:
在线人数: 
投稿人数: 8567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历史知识 > 详细内容
五胡乱华中最野蛮的民族——羯族
直到底部
分享:
作者:奴兮小姐 发表时间:〖 2017-2-6 浏览人数:〖 41630

    对敌人的同情便是对自己的残忍,若一个民族能原谅屠杀过自己的民族,那么这个民族便离衰亡不了.
​    五胡乱华时期是一个动乱、黑暗、惨绝人寰的历史时期,是华夏之殇——汉人历史上第一次几近亡族灭种,更是人类发展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之一。由于晋惠帝失败的民族政策,胡人内迁中原,得以修生养息,养虎为患,终究酝酿大祸,而晋朝历经八王之乱后国力空虚,此刻胡族趁西晋国力衰弱之时,伺机起兵,侵扰西晋、入侵中原、屠戮百姓,在百余年间,先后由胡人及汉人建立了数十个强弱不等、大小各异的政权,史称“五胡乱华”。五胡指指匈奴、鲜卑、羯、羌、氐五个胡人的游牧部落。在胡人的野蛮残暴的统治下,中原大地长期陷于战争,民生经济大受破坏,人口锐减,北方汉人几乎死绝,汉人为躲避灾难纷纷南下,在长江下游建立东晋,史称“衣冠南渡”,五胡乱华,华夏历史那最触目惊心的一页,人皆相食、白骨遍野、十室九空……那个汉人沦为两脚羊的时代。
    近日听闻网易怜悯羯胡批判冉闵,指责冉闵对胡族的残酷屠杀,我难掩心中之感慨,便作此文,以正视听。
    本文,我姑且不谈冉闵本人的功过是非,我将从羯族入手,来简要谈谈羯胡这个种群的所作所为,来看看历史上的羯族究竟值不值得怜惜。
    羯胡,或简称羯。常为晋人对杂胡的泛称,南北朝时期又被称为契胡,但从严格意义上讲,应限于河北区域内即今山西、河北两省间的新徙诸胡,朱凤曾指出:“前后徙河北诸郡县,居山间,谓之羯胡。”狭义之羯人,主要分布在并州上党郡的武乡羯室及新乡郡一带。羯族入塞前隶属匈奴。
    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:“其先匈奴别部羌渠之胄”和《魏书·羯胡石勒传》:“其先匈奴别部”二则,二者俱称为匈奴别部,分散居于上党武乡羯室。”。六朝人著作《世说新语·识鉴篇》注引《石勒传》中”也称“匈奴之苗裔也”。
    据《晋书·石季龙载记下》载:冉闵“诛诸胡羯,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,死者二十余万人。”“屯据四方者,所在承闵书诛之,于时高鼻多须,至有滥死者。”各条句说“案此则胡羯之状为高鼻多须而深目,此状颇类今亚洲西境诸族人,而非匈奴种也。”
​   【永嘉之乱 】
    羯人石勒于东晋元帝大兴二年(319)建立赵国,史称后赵,为十六国之一。石勒本人,便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屠夫,他在战争期间,杀人如麻。他曾经“潜自石桥济河,攻陷白马,坑男女三千口。”(卷11《后赵录一·石勒》)在其子“石季龙攻陷徐龛,送之襄国”后,他把徐龛“囊盛于百尺楼上㩧杀之,令步都妻子刳而食之,坑龛降卒三千。”(卷14《后赵录四·石勒》)在刘聪攻河内时,他“率骑会之,攻冠军将军梁巨于武德,怀帝遣兵救之”,他“留诸将守武德,与王桑逆巨于长陵”。梁巨请降,他不答应,梁巨便逾城而遁,却不幸被他的士卒抓获了。他便“弛如武德,坑降卒万余,数梁巨罪而害之。”(卷11《后赵录一·石勒》)后赵“左军石挺济师于广固,曹嶷降,送于襄国”,他便杀了曹嶷,并“坑其众三万”(卷14《后赵录四·石勒》)。在战争期间,石勒少则“坑男女三千余口”,多则坑降卒万余乃至三万,其残忍好杀之性于此可见一斑。
    “洛京倾覆,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。”。这就是说,南迁的人超过了半数。留在北方的人命运很悲惨。匈奴、羯等族军队所到之处,屠城掠地千里。 当时“北地沧凉,衣冠南迁,胡狄遍地,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。” (如《晋阳秋》残本所称的“胡皇”石勒一次就屠杀百姓数十万,诸晋史中也有大量屠杀记录,屠杀在数个州开展)。羯族之所为,令人发指、泯灭人性,简直可以成为食人恶魔,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,据说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,专门掳掠汉族女子充当军粮,羯族称之为“两脚羊”,就像饲养的家畜一般,任人宰割,夜里奸淫,白天烹杀……动物尚且惺惺相惜,不食同类,而羯族之所谓,真可谓是丧心病狂、令人发指。(此处存疑,查阅史料,并未有羯族食人的记载,不过可以想象,在那个战火纷争、血雨腥风的年代里,羯族作为一个残暴而野蛮的民族,如果缺少军粮,是极有可能做出此举的, 不过史料确有载石虎之子石邃确有食人癖好的:《晋书·卷一百六·载记第六》:邃自总百揆之后,荒酒淫色,骄恣无道,或盘游于田,悬管而入,或夜出于宫臣家,淫其妻妾。妆饰宫人美淑者,斩首洗血,置于盘上,传共视之。又内诸比丘尼有姿色者,与其交亵而杀之,合牛羊肉煮而食之,亦赐左右,欲以识其味也。河间公宣、乐安公韬有宠于季龙,邃疾之如仇。《资治通鉴·卷九十五》:既而邃骄淫残忍,好妆饰美姬,斩其首,洗血置盘上,与宾客传观之,又烹其肉共食之。河间公宣、乐安公韬皆有宠于虎,邃疾之如仇。)
    总之,以刘聪、石勒等人发起的这场灾祸,生灵涂炭,神州陆沉,中原板荡,汉人流离失所,避乱江南,死伤无数……泱泱华夏,千年文明,毁于一旦,华夏大地满目疮痍、伏尸百万、血流成河,打破了以往“内中国而外夷狄”“天佑中国,以绥四方”的华夷之防,异族的铁骑第一次成功的入主了中原,中原陷入空前灾难,水深火热……据《晋书》记载:“帝之继皇统也,属永嘉之乱,天下崩离,长安城中户不盈百,墙宇颓毁,蒿棘成林。”,这便是将华夏带入灾难深渊的永嘉之乱。
    【崇胡抑汉 】
    下面言归正传,我们接着说羯族之事,石勒建立后赵政权后,渐渐地由屠杀汉人转向招降、奴役汉人的政策,在政策上实行“胡汉分治”、“崇胡抑汉”、“以胡为本位”,防范、排斥汉人的情绪十分强烈,此政策可类比于元朝的四等民族制度,亦可看做四等民族制度的雏形。石勒“号胡为国人”,把胡人的地位抬高,禁止汉人称游牧民族为胡人,以此作为自己政权的基础,“制法令甚严,讳胡尤峻”。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云:有醉胡乘马突入止车门,勒大怒,谓宫门小执法冯翥曰: “夫人君为令,尚望威行天下,况宫阙之间乎! 向驰马入门为是何人,而不弹白邪? ”翥惶惧忘讳,对曰: “向有醉胡乘马驰入,甚呵御之,而不可与语。”勒笑曰: “胡人正自难与言。”恕而不罪。“时勒及季龙得公卿人士多杀之,其见擢用,终至大官者,唯有河东裴宪,渤海石璞,荥阳郑系,颍川荀绰,北地傅畅及群、悦、谌等十余人而已。”虽然石勒在攻陷冀州地区之后,将“其衣冠人物集为君子营”,但是这些衣冠人物的境遇并不如想象中的自在。如“谌名家子,早有声誉,才高行洁,为一时所推。值中原丧乱,与清河崔悦、颍川荀绰、河东裴宪、北地傅畅并沦陷非所,虽俱显于石氏,恒以为辱”。由此可见,胡汉之间隔阂、矛盾甚大,汉族士人恒以为辱,胡人排汉情绪强烈,汉人处境艰难、惶惶不可终日。
    公元333年,石勒死,从子石虎夺取政权,施行暴政,荒淫奢侈、民不聊生。与石勒比起来,其残暴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所谓“降城陷垒,不复断别善恶,坑斩士女,鲜有遗类”(卷16《后赵录六·石虎》)正是对其嗜杀之性的形象描述。他曾经执前赵“刘岳及其将王腾等八十余人,送于襄国,坑士卒一万六千。”(卷8《前赵录八·刘曜》)他还徙前赵“台省文武、关东流人、秦雍大族九千余人于襄国,又坑其王公等及五郡屠各五千余人于洛阳。”(卷8《前赵录八·刘曜》)。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,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,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,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,中原士人,十不存一矣。而彼时住在“富丽堂皇”宫殿里的石虎,竟笑曰:“我家父子如是,自非天崩地陷,当复何愁?……”,石虎之荒淫无道可见于此矣。
    在此背景下,石赵政权荒淫无道、暴力横行,匈奴、羯族合流横扫了整个黄河流域,到公元349年,北方的汉人已不足500万,而胡人的数量却与日剧增,高于这个数字,胡增而汉减,中原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难之中,此时,胡人政权弱继续南下扩张,那么汉人随时面临着亡族之危,其形式岌岌可危矣!《晋书》:“方今四海有倒悬之急,中夏逋僭逆之寇,家有漉血之怨,人有复仇之憾!”
    【乱世枭雄 】
    自古乱世出枭雄,在此场乱世之中,值此危急存亡之际,冉闵应运而生、力挽狂澜,及时遏制住了这场危机:     
    冉闵,“字永曾,小字棘奴,季龙之养孙也。父瞻,字弘武,本姓冉,名良,魏郡内黄人也。其先汉黎阳骑都督,累世牙门。冉闵之父是陈午乞活军中人,乞活军,顾名思义,乱世中乞求活命自保也,其悲壮凄惨情形可见一斑。乞活军是当时活跃在北方的一支军队,成员为汉人或是已经汉化的人,且至少在陈午之前,这支军队以抗御来自北方的少数民族著称,并与石勒攻战不已。公元310年,石勒(此时是前赵的大将)攻打河内,勒见两军阵前的一少年英勇非凡,长而勇悍,精于骑射,阵前临矢石不顾。勒赞曰:“此儿壮健可嘉!”冉瞻寡不敌众,被俘。据此,冉瞻在羯族石氏家族中成长。虎父无犬子,其子冉闵自幼便英勇敏锐,在公元338年的昌黎大战中更是一战成名。
    公元349年,羯赵皇帝石虎死后其子十余人互相残杀。公元350年正月,石闵宣布复姓冉闵,杀死羯赵皇帝石鉴,同时杀死石虎的38个孙子,尽灭石氏,一举灭掉了残暴不可一世的羯赵帝国。其后冉闵即皇帝位,年号永兴,国号大魏,史称冉魏。
    冉闵掌权后,对胡人实行了打击性报复,一时间,点燃了汉人积压已久的怒火和民族仇恨,激励了长期被欺压的汉人的斗志和勇气,汉人纷纷云起响应,一起抗击胡族,保卫自己的家园。冉闵“宣令内外六夷敢称兵杖者斩之”,此举无疑更加激起了汉民族的血性,汉人深受其鼓舞,开始奋起反抗,汉人对胡人进行了空前规模的民族复仇,唤醒了汉人持续低迷的局面。《御览》卷357《人事部一五》:“班令内外赵人,斩一胡首送凤阳门者,文官进位三等,武职悉拜牙门。一日之中,斩首数万。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,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,死者二十余万,尸诸城外,悉为野犬豺狼所食。屯据四方者,所在承闵书诛之,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”,由此可见,不论是于公还是于私,冉闵斩杀羯胡二十余万人,积极地带动了汉人对羯族、匈奴等胡人的反抗精神,粉碎了胡族长期入主中原、繁衍生息的趋势,延缓了胡人进一步南下、与汉人争夺生存空间的进程。
    《晋纪》:“青、雍、幽、荆州徙户及诸氐、羌、胡、蛮数百余万,各还本土,道路交错,互相杀掠,且饥疫死亡,其能达者十有二三” 由此可见,在一系列灭胡行动之中,致使胡族大返迁,饭前途中不同民族的胡人相互死杀,甚至人肉相食,造成中原百万胡人死者居十之七八,冉闵灭胡的效果客观显现,极大的打击了胡人的力量,使得汉人在乱世中获得一线生机、得以幸存,胡人数量大减,汉人得以恢复增长,胡人见识了汉人的血腥报复开始有所忌惮,不得不向汉人寻求合……因此,冉闵杀胡,无论其目的如何,其客观意义是深远的。
    【侯景之乱 】
    我们所关注的羯族在冉闵的屠杀中几近被斩尽杀绝,但是,万不要以为羯族就此销声匿迹,如此残暴野蛮的民族不到最后一刻,是永远不会安分守己的。
    在羯族几近被杀绝之际,只有一支不到一万人的羯族部族,向北投靠蒙古高原的鲜卑人,未被汉人消灭。后来鲜卑人帮他们报仇杀了冉闵,灭冉魏。鲜卑入主中原后,这支羯人一直在鲜卑的统治下以打仗为业。公元528年,羯酋尔朱荣造反,压抑久了的尔朱荣疯狂地杀着鲜卑人,但最终在公元530年被魏孝庄帝所杀,随后便是鲜卑对羯人的种族屠杀。其后在鲜卑人复仇性的打击下,这个部族残余的羯几千人在侯景带领下跑到南方梁朝统治区。被南方梁朝政府接纳,提供他们美食收为雇佣军。侯景之乱,这支不到万人的胡族在忘恩义的领导人侯景带领下,对江南汉人实施血腥的种族灭绝政策。使原本人口众多千里沃土的江南变成赤地千里,白骨遍地,野兽出没的不毛之地。仅屠健康城就将全城四万户约二十万人杀绝。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侯景之乱!
    侯景之乱对江南地区经济文化的破坏是显著而惨重的。侯景最初兵临建康时,“号令甚明,不犯百姓”,但叛军的纪律严明是暂时性的,由于久攻不下,其本性便暴露出来,“乃纵兵杀掠,交尸塞路,富室豪家,恣意裒剥,子女妻妾,悉入军营。 及筑土山,不限贵贱,昼夜不息,乱加殴棰,疲羸者因杀之以填山,号哭之声,响动天地。百姓不敢藏隐,并出从之,旬日之间,众至数万……破掠吴中,多自调发,逼掠子女,毒虐百姓,吴人莫不怨愤,于是各立城栅拒守”(《梁书》)。
    据《金陵记》记载:“梁都之时,户二十八万,西至石头城,东至倪塘,南至石子岗,北过蒋山,南北各四十里。”。如以一户4至5口计,梁盛时,建康人口应超过一百万人。如以“存者百无一二”计之,劫后的建康,人口只剩下1至2万人。破坏之大,可想而知。
    不仅如此,叛军又分兵攻掠吴郡、会稽、广陵等地,一路烧杀抢掠,把富庶的三吴地区,破坏得残败不堪。“自晋氏渡江,三吴最为富庶,贡赋商旅,皆出其地。及侯景之乱,掠金帛既尽,乃掠人而食之,或卖于北境,遗民殆尽矣。”,侯景军对东土的烧杀破坏,造成了简文帝大宝元年江南的大饥荒。“时江南大饥,江、扬弥甚,早蝗相系,年谷不登,百姓流亡,死者涂地。父子携手共人江湖,或兄弟相要俱缘山岳。黄实荐花,所在皆罄,草根木叶,为之凋残。虽绝命须臾,亦终死山泽。……于是千里绝烟,人迹罕见,白骨成聚如丘陇焉”。加之侯景性极残酷,他于建康石头(城)立大雄,“有犯法者铸杀之”。他平时对诸将说:“破栅平城,当净杀之,使天下知我威名。”因之,诸将每战胜,“专以焚掠为事,斩刘人如草芥,以资战笑。”攻下广陵城,“城中无少长皆埋之于地,驰马射而杀之”。又“禁人偶语,犯者刑及外族”。侯景的残暴统治,使江南人民经受了一场空前的浩劫,使富庶的江南社会经济,遭到了严重的摧残和破坏。
    后来,南梁大将王僧辩,召集陈霸先、杜龛、韦载等人率军讨伐,花了很大代价才扑灭叛乱,此后这一种族在史书上消失。至此,羯族也正式退出历史的舞台。
    【怜悯乎?! 】
    如上文所述,从大量的历史资料里我们不难看出,羯族是一个带给汉民族深重灾难的民族,更是一个野蛮的毫无人性的蛮族,在羯族石氏统治期间,汉人被残忍屠戮、饱受凌辱、水深火热,如此穷凶极恶的民族,在冉闵屠胡之际,并未清算干净,留下一只残余部队,在一百多年后的梁朝继续为祸世间,发动侯景之乱,使得原本富庶的江南地区陷入空前劫难,江南十室九空、赤地千里、白骨遍地……就是这样的一个民族,真的值得我们同情、怜悯吗?一向讲究仁义礼智的孔夫子尚且言道“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”,如果我们就此去同情怜悯羯族的灭亡,那我们又将被其屠戮的百万同胞置于何地?人间的正义又将如何体现?我们又如何对得起那些英雄们的呕心沥血?一寸江山一寸血,我们脚下的每一片土地,都是当初先人们用鲜血换来的,汉人,从不是一个只一味的讲究和平团结的“羊”性民族,汉人,是个尚武的民资,是个有血性的民族,你可还记得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的壮志豪情?”,你可还记得我们祖先“尊王攘夷”的雄心霸气?,你可还记得“德以柔中国,刑以威四夷”“裔不谋夏,夷不乱华”的华夷之辨?,我们的祖先从来都不软弱、从来没有过一味讲究和平的圣母情节,如果我们的祖先如此圣母,早就会如同古印度、古巴比伦、古埃及民族一样,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。毛泽东尚且说过“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,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”,所以我们若还要去同情羯族,岂不可笑。羯族乱我华夏、杀我同胞,如此罪大恶极,灭其族何辜之有?
    近些年来,有些没良心的历史学家、公知等片面强调冉闵杀胡残忍暴虐,一味的指责冉闵是屠夫、是破坏民族融合的族人,如此行径混淆视听、其心可诛,更是违背历史唯物主义原则。只强调冉闵杀胡,却只口不提冉闵杀胡的原因、背景,怜惜被冉闵杀掉的二十万羯族,却只口不提羯族的暴行、对汉族的屠杀、更对“侯景之乱”三缄其口。只强调汉人对羯族的屠杀,却对汉人几近亡族灭种的事实视而不见,仿佛对被胡族屠戮的几百万汉人视如草芥、不值一提。似乎汉人的生命不值得同情与重视,胡人屠杀汉人是天经地义、理所当然,而汉人为求自保、对胡人的反击报复就是罪不可恕一般,如此颠倒黑白、本末倒置、因果不分的言论,如此逆向民族主义的观念,真真是用心险恶、良心泯灭、罪不容诛。西晋作为一个国家灭亡了,汉民族都要被屠杀光了,值此危机当头,还谈什么仁义宽厚、还谈什么民族融合?我不禁想问当今那些满口仁义道德、为胡族鸣冤、指责汉人残暴的历史专家们,难道歹徒杀了你全家,你还要笑脸相迎吗?汉民族爱好和平,但绝不是懦夫,否则早就亡族灭种了,哪还由得着你们如今在这里大放厥词、圣母心泛滥?如果没有冉闵杀胡,很可能当今的中国早就腾笼换鸟了,华夏大地再不是汉人的世界,中国的主体民族被异族取代,最终整个中国都会被白种胡族彻底占据,彼时,华夏的命运我们可想而知…
    尘埃落定,昔日残暴横行的羯族遭到了灭顶之灾,最终消失在历史地的长河中,再无迹可寻,但是其所作所为至今提起依旧令人发指、其对汉族人民的伤害永远不会随着羯族的灭亡而消散,如此残暴野蛮的民族遭遇灭亡之灾,更其应得的报应,对敌人的同情便是对自己的残忍,如果一个民族能原谅屠杀过自己的民族,那么这个民族便离衰亡不远了。
    至此,羯族的问题告一段落,唯望此文可正本清源矣。

投稿邮箱:【 toutiaowang111@163.com 】
返回顶部
上一页    下一页   返回首页
政策法规
我要爆料
健康知识
法治之殇
经典老图
历史知识
生活常识
人际交往
办公技能
相关文章  
法史钩沉之嫡长子继承制
还原真实的慈禧太后
古代人的姓、名、字、号都是什么意思?
1949年,朝鲜战争前夕的汉城
中国历史上建过3个韩国
上哪儿去找袁世凯那样的人才经略朝鲜呢?
五胡乱华中最野蛮的民族——羯族
为何古代男人不愿当驸马?
汉代门第社会是怎么形成的?
古代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如何?
上一条信息:上哪儿去找袁世凯那样的人才经略朝鲜呢? 下一条信息:为何古代男人不愿当驸马?
总浏览数:   在线人数:   投稿人数:8567   头条网  版权所有 ©2015   本网站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,转载内容请注明出处。
网址:http://troi3.com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ICP备15011240号-1